您的位置:主页 > 培训机构 >

这传世从没有未完的故事只有未死的心

时间:2015-02-24 22:14来源:未知 点击:
因为我不再相信,相爱的人能在一起, 我化成了死水的一个幽魂,终日与猛鬼炎魔为伴,冷冷得看着世间的争斗杀戮,守着你临走留下的那句话,守着我一个人的地老天荒, 我的爱情之树在死水发芽,长大,开花,但从来不结果,原来没有爱情的爱情树,是可以存活的,只是不会结果。
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我终日盘旋在树的周围,我没有爱情,只能靠从天牢偷来的爱情之水灌溉它,树活了,我的心却枯萎了, 我还记得在中州铁匠处,你爱升武器,总爱叫我陪着你,每次还与我打赌,升成一次欠你一个吻,一共欠你101个的时候,你突然说要走, 还记得落霞岛的桃花那么美,与你赛马赏花, 还记得与你躲过天关守卫,去偷传说中的爱情之树, 忘不了,忘不了, 突然嘶鸣,是月亮太圆 是风声太乱是你太遥远, 沼泽的入口,是一个自然形成的集镇,聚集的的都是梦想着能找到铁血魔宫神秘入口的寻宝者, 谁能找到入口就可以直接进入铁血魔城,就可以找到铁血魔王,拿到魔王那价值连城的宝藏.因此,这也成了各家行会的必争之地.可是,一将功成万骨枯,有多少寻宝者的队伍消失在沼泽深处,已经有多少人葬身在我的爱情之树下,我已经数不轻了,死者都不甘心,死后化成沼泽的食人花,妖艳动人的躯体下面,藏着一个个惨白的骷髅头.吸引着过往的行人步他们的后尘,贪念,才是最残忍的杀手, 从他们的口中我陆陆续续知道,风已经是一个显赫门派的行会老大,纵横热荒沙漠,盟重土城,占领了中州了,是天下第一了,渐渐,后来的人告诉我,他为了一个女人,放弃了一切了,然后,我又听说,帮会里的人背叛了他,满世界追杀他, 他到底如何?他到底如何,吟风,你一切都还好吗?
还有那个女人是谁?太多太多的疑问,太多太多的牵挂, 远处又传来叫嚣声,看来又是两个不同门派的寻宝者在半路上相逢,又厮杀起来,我静静得旁观,等着哪个冤死鬼过来做我的花肥。 终于有人跌跌撞撞得闯入了我的领地,是他,是他,多少年来我恨的痛的爱的人,“风!我颤声叫到,但是我听到的是一声可怖的嘶鸣,我才记得,我已经是一个幽魂了,不再是他的天涯了。 我的叫声引起了附近其他幽魂的哀鸣,顿时整个死水都沸腾起来,此起彼伏的鬼哭狼嚎,叫声吓退了追杀他的那帮凶徒,他们仓惶而逃,他们知道,一旦叫声惊动魔王的守护者--炎魔。他们是有十条命都不够死的。 风背靠着在我们的爱情之树,怀里搂着一个浑身是血的女子,举着霹雳法帐警备得巡视周围,又是她!桃之妖妖,跟我纠缠了三生三世,居然又让她找到了吟风!她看来是不行了,“吟风,我快死了,像真的人一样恨,爱,最后是死,没有什么不一样的,真好,是不是?
我虽然是一朵桃花,但是我做人做的很漂亮吧?” 那桃花妖化成朵朵花瓣飘洒在空中,落在了爱情之树上,落在吟风身上,落在死水的淤泥中,整个死水似乎被这粉红色点亮了,我的爱情之树也仿佛开满了粉色的桃花。
不,不!那是我们的爱情之树,那是我的爱情,那是我吟风,为什么你死了还要来霸占我的东西!”我疯狂得冲上去,抓住空中飘落的花瓣,狠狠得扯碎,抓住扯碎,抓住扯碎,可是怎么也抓不完,怎么也扯不完, “滚开,脏东西!”我被吟风的抗拒火环推出几丈远,他像一头狂暴的狮子,红着眼睛瞪着我,然后仰天长哮,我第一次看见他流泪了,他伤心了,但是,不是为了我, “吟风,我是天涯啊,难道你真的忘记了吗?”
我的呼喊已经变成了哀鸣,他听不到也听不懂,在他的眼中,我看到了自己,几百年的守侯,原来我已经面目全非,形容枯槁,满头白发,眼睛因为绝望而变得血红,残破的衣服挂了一具骷髅上――我不再是那个美丽妖邪的女法师,我只是一个幽魂,一个脏东西,在他眼里,仅此而已。 我一直以为自己是个胜利者,从那个桃花妖手中夺得了吟风;我一直以为他是为了自己的抱负而放下了我;我一直以为百年的等待能换回重逢的一天;我一直以为所有的付出他日终会天可怜见;我一直以为,一直以为, 原来我是个失败者,一个自以为胜利的失败者,我的爱人,守了几百年的爱人,他不爱我, 死水熊熊燃烧起来,吟风的流星火雨将终年不见阳光的死水照得通彻,我终于看见,原来我的爱情之树的花是黑色的,树在燃烧,花瓣在燃烧,吟风在燃烧,他要追随桃花妖而去,而我呢,又该追随谁? 火一点点吞噬着我的躯体,埋葬了死水沼泽,埋葬了我的爱情之树,埋葬了我的爱情,埋葬了我早已腐朽的躯壳,埋葬了我百年的孤独, 这是一片爱的废墟!
上一篇:勿忘珍贵的友情
下一篇:没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