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主页 > 培训办公室 >

从“脑瘫诗人”说起

时间:2015-05-01 09:10来源:未知 点击:
从“脑瘫诗人”说起 为你沏一壶茶,然后
  我们的日子在两颗盐里打开
  浅浅的咸
  抵消我们下一次险滩上的
  泪滴
最近,这首诗火了,一起火起来的还有它的主人,余秀华。余秀华的迅速走红和她身上的标签是脱不了干系的,脑瘫诗人 、农村妇女 。在这之前,她的生活是叼着香烟,歪歪斜斜地穿过庭院,去喂兔子。在非自由恋爱下结婚 ,名存实亡的婚姻生活,却坚持着对诗的炽热,写诗16年,脑瘫后遗症也化成了笔下摇摇晃晃的人间 。
我是先听到诗又看到的诗人,倒也有未闻其人先闻其声之妙。诗句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东西,倒是这个女人的坚毅和独守让我动容,那份红尘中坚守自留地 的情怀。
我不想说身残志坚的陈词滥调,因为她才不认为自己可怜,虽然被乡亲看得不可理喻,连自己的爱人也进入不了自己的精神世界,这恪守16年的俯身前行令人动容。理想愈发骨感的今天,她偏能洁身自好,不是鹤立鸡群、横眉冷对千夫指,而是自得其乐、躲进小楼成一统。
学者和诗人沈睿称她为中国的艾米莉·狄金森,大家评论她的文字不似肤若凝脂,反倒烟熏火燎、泥沙俱下,字与字之间,还有明显的血污。终于有人看见了她的痴迷。一个农妇,她的诗乡亲们不会懂,唯她独身执着了16年。
念念不忘,必有回响。反观我们的生活和工作,值得坚持的事情真的去坚持了么?还是真的享受手头的事情么?将工作当成爱做的事,便不再是程序化地操作,热忱生活,才能向己而生。
(临商银行徐梦)

上一篇:杜鹃花开
下一篇:没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