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主页 > 培训办公室 >

讨论虚幻和现实之间区别

时间:2015-01-03 11:38来源:未知 点击:
江南的雨并不如名家笔下描述的一样沾衣不湿,尤其当你是一个远从塞北关外初来此地的人的时候,它就更会嚣张的厉害,让你有种无处可逃的绝望。当你发现连你说话的腔调在这里都显得另类的时候,你除了孤单还能做些什么?在我认识明月楼之前我就是这样一个一直孤单着的人。  
认识明月楼是在另一个世界里一个叫做盘古的地方。当我还是一个十几级小道的时候,一次上线,老大、好友都不在,只有我孤零零的一个人。只会治愈术的我,不要说到将军升级了,就是在去将军的路上,都会被蜘蛛或蛇挂掉。正好你从旁边路过,也去将军,我M了你,要求你带我去升级,你答应了,并且这天你加我为了好友。这就是我们的开始,你还记得吗?  
之后的岁月和成升上万的传世网友基本雷同。后来多少个夜晚,我们在刀光剑影中浴血奋战,在临海小憩的时候惺惺相惜。你重新开始练道士号,每次你带我,我都幸福,而且很有安全感。掉一点点血你就给我加,从来都不会让我有危险,宁愿自己挂。在你的呵护下,以至于我在给怪攻击的时候都不习惯自己加血。我几乎每次进机关打,都会忘记带地牢,头先你把自己的一个给我,你自己走出去,后来,你总会为我多带一个。这样的日子过后,你成为我的哥哥。再后来,逆魔、蛇谷、通天都留下了我们美好的回忆。  但是,遗憾的是,我跳过一次崖,是和别人跳的,不过还好,最后挂了,并没有跳进多情谷。我并不想和那个朋友去跳,只是他要求了好多次,我真是不好意思拒绝,而你那段时间一直不在。因为我想把在传世里的每一个第一次都给你,这才是我想做的。  
我忘了,是什么时候,我们从朋友成为好友,又从好友成为兄妹。直到光棍节的那天......本来是女生去落霞,男生去热砂集合的,我跟着哥哥到了热砂。当尸霸出现的时候,我却卡死回了中洲,幸运的你打到了求婚戒指。不知道为什么,我换了一个小号上。你过中洲后,我要你把介指给我看看是什么样的,你说:“等我徒弟出师后就给你看,好不?”不知道为什么,我换了一个小号上。你问我:“是不是怕我把戒指送你给你?”也许你说出了我的心里话,也就是我这种欲说还休的心理,造就了我们遥远的明天。我知道,从今天开始,我们已经超越了兄妹之情。  
在情人节的那天,我上线了。你问我:“今天你怎么会来?”我说:“因为我想你会来,所以我就来了。”那天,你终于说出了我期待过一万次却也害怕出现的那句话:“嫁给哥哥,好吗?”我的心就像挂了之后重新上线那样怦怦猛跳,我很想答应你,就为你那句:“一切很美,只因有你!”我知道自己也喜欢你,但是我不敢,必竟这些事的基础都建立在一个虚拟的网络游戏上。可是像自己这样的人,就算是游戏也要认真的,我真希望自己能冲动一点,就像朋友劝我的,游戏是游戏,生活是生活。无奈我还是克制住几乎要渲泻而出的感情,你肯定不明白为什么。知道吗?我自己却也拒绝得心痛。那时他还小,穿着一件土黄色的布衣,稚嫩的目光透露出一种茫然的坚韧,他正挥舞着手上那只桃木削成的剑,崭新的凿痕清晰可见。  
“我会成为一名剑客,”第一次见他的时候他对我说,”我没有显赫的家族背景,没有好的衣服头饰,大手镯已经是我身上最昂贵的饰品了,我甚至没有去中州城的盘缠,但我将会成为一个名扬天下的剑客,就象战神那样的,你知道为什么么?”他问我,眼神中隐隐有一种被人膜拜的渴望。  
我禁不住的一颤。因为我从这眼神里分明看到了自己儿时的影子。  
时光如箭,我在如箭的时光中茫然的忍受着孤单和流离,象一棵被母根抛弃了的萍。第三个月我又见到了明月楼。 
 他的那个世界里时间过的特别快,那年他28岁。他兴奋的拉住我,”我出师了,我可以去土城了。来,我给你介绍我的朋友,这是沧海,小心他的骷髅宝宝很厉害的哦这是月影,这是香香,他们的雷电术不止好看打尸霸最厉害了还有这是小楼,和我一样也是个武士,不过等级比我高很多,这是帅哥,这是酷儿,这是傻瓜……我们就要一起去土城了,对了,我们建了自己的行会,如果以后你听说江湖上有个叫做’英雄山庄’的行会作出什么大事情来你千万不要惊讶,因为那就是我们了。” 
 然后他们走了,风风火火,一如我当年离开家乡离开我的爱人时的模样。此时的家乡应该白雪皑皑了,我曾在那个风华雪舞的夜晚与我的恋人共话情浓,那晚她留恋的泪眼仍挽不住我远去的脚步……  再见到明月楼已经是一年之后的事了,那一年他40岁。40岁,这是一个应该也有能力做很多事情的年纪,同样这也是一个该告别了年少轻狂而变得深沉稳重的年纪。他的脸上少了一些以往的欢乐,多了更多岁月洗礼的痕迹,就象他当年手里新雕成的桃木剑。  
显然他经历了很多。 
 “他们都走了,我的那些朋友们,沧海,帅哥,酷儿,还有香香,他们都走了。你说,友情到底能不能够经得住爱情的考验?成长能不能够经的住离别的考验?人生能不能够经得住孤独的考验?”
上一篇:依然纯真年代之遗失记忆
下一篇:没有了